大米

遇见你们,此生之幸

好久不见

大家真是对卧底情有独钟啊...

送给 @滚来滚去起不来 

我真的拖了好久 等我写完了 整篇都送给你♥

你们不会知道写得时候有多困( ▼-▼ )

所以OOC BUG也请见谅(●'◡'●)




手指转动着高脚杯的底座,然后端起来轻轻抿一口。这看似认真品尝的动作其实一点也不走心,因为拥有这杯红酒的人心思并不在酒上。

卡德加藏匿在角落里,人群来来往往,他的视线却固定在对面同样不显眼的一处人群中。事实上这是那次任务一年后他第一次单独行动,还是他向上级极力自荐才得到的机会。他哪有这么脆弱,何况又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,他实在受够了整理材料填写报表的日子。

他们得到消息,Orc最近会有一次交易,这是一个新发展起来的集团,警方掌握的资料几乎为零。更让人感到不安的是他们并不清楚交易的另一方是谁,麦迪派人调查了洛萨还有其他的组织,结果是他们和此事毫无关系。莫非又有了新的敌人?暴风城的领导人为此感到很焦躁。

这也是卡德加乔装混进酒会的原因,Frostwolf Clan的人今晚会出现在这里,卡德加的目的就是接近他们探一下虚实。难度不大,所以麦迪文也没有过多的反对。

说实话,这种场合卡德加并不陌生,原来为了任务,他也经常出现在酒吧、宴会、派对上,因此也算得上从容,仅有的一次失败不能说明所有问题,很快他的成绩又会回到榜首。

即便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,卡德加还是紧张了起来,像一个新人,手心冒汗,肾上腺素急升。再次端起酒杯,深呼了一口气之后,卡德加朝目标走去。

 

“对不起,对不起...”

卡德加一边道歉,一边掏出手帕擦拭着被他倒上红酒的人身上的污渍。手触碰到领口上的金属,那是一个刻有白狼图案的蓝底胸针。

“这东西不错啊。”卡德加笑着称赞道。

眼前的陌生人似乎早就不耐烦了,一下甩开了卡德加的手,转身走到了沙发的后面。

顺着男人的背影,卡德加看向了坐在中间的那个人,刚才的动静也引起了他的注意,现在正一脸警觉地盯着他。

“你不妨有话直说。”对面的人先开了口。

虽然卡德加不确定这个人是不是他要找的人,不过应该也差不多,事到如今,他已经没有退路了。

“听说您最近有笔生意,我们老大也有兴趣,不知您肯不肯透露一些?”卡德加摆出了他最擅长的表情和语气,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放松。

“不知道你们老大是谁?”

面对这个问题,卡德加一时卡了壳,脑海了浮现了一个身影,但立即就被否决了。不行,不能再和他扯上关系。

“他觉得您同意之后再显露身份比较好。”卡德加努力维持着微笑。

交谈的另一方突然沉默起来,这让卡德加觉得时间变得无比漫长。

“这样吧,我们头儿就在附近,不如你和我们一起去见他,你可以和他谈。”

原来这个人不是杜隆坦,卡德加反应过来,同时他也反应过来对方开出的条件,不由得背后一凉。他环顾了一下四周,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被包围了起来。谁知道会被带去哪?但是现在的情况,恐怕也很难脱身。他又看向对面,发现那个人也是一副不容他拒绝的样子。

权衡了一会后,卡德加还是选择先跟他们走,路上再找机会逃跑。

刚刚张开嘴,“好”字还没出口,卡德加就感到有一双手搂住了自己的腰,回头看的瞬间,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“怎么跑这来了?”

 

“Hey,man,好久不见。”

卡德加一脸惊愕地看着洛萨和坐在沙发上的人打招呼,直到男人对他低语:“管好你的表情。”

“这小家伙听闻了一些你们的事迹,就开始好奇,希望你们不要见怪。”洛萨简洁地解释了事情地缘由,顺便不顾卡德加的反抗,以一种保护的姿态把怀里的人搂得更紧。

“原来是这样,不过刚才他说你有生意要和我们谈。”Frostwolf Clan的人倒也不慌不忙,又把话踢了回来。

洛萨瞥了一眼卡德加,“我是提过一句,谁知道他当真了,说实话,他对这方面的事确实不太了解。”

“恕我冒昧,不知道二位的关系...是...”

“...”洛萨亲了一下卡德加的额角,同时对众人做出了“你们应该懂得”的表情。

“好吧,既然是老兄你的人,我们也就不打扰了。”

卡德加确定那伙人都离开以后,一把推开了洛萨,“你怎么会在这!?”

“我可和某人私自进入不一样,我是有邀请函的。”洛萨嬉笑的回答。

 

洛萨点了一根烟,倚靠在栏杆上,他瞟见了卡德加皱了一下眉头,却也没有理会。

“你们警局没人了么,怎么每次都是你。”

“这是我的工作。”卡德加冷漠地说,他没料想到洛萨会出现,恐怕所有人都没有想到。

“可以啊,都已经会替我谈生意了。”洛萨刻意把烟对向了卡德加,像是挑衅。

“我...咳咳...”卡德加想要解释,他根本没提他,但是被刺鼻的烟味打断了。

“他是奥格瑞姆,你遇见他...”

“安度因!”

两个人同时回头看,是一个和卡德加年纪相仿的年轻人,正挥着手呼喊着洛萨。

安度因?叫的真亲密啊。卡德加这样想,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。

“看来我要先失陪了。”洛萨摁灭了烟头,朝大厅走去。

卡德加感觉好累,他没有精力想奥格瑞姆,也没有精力想洛萨和那个年轻人的关系,他只想睡觉,他记得任务允许他可以过夜。

 

——也许应该离开的。

至少在洛萨敲响他的房门后,在他失去理智之前,他都是这么想的。




我...我...
我真的太爱你了!
抱住狂亲❤
❤❤❤❤❤

滚来滚去起不来:

第一次的剪辑送给大米  @大米 ,祝生日快乐!还有六一!!顺带了233

从三月份开学剪到我生日那天,终于完成了,最后有点儿水,还是希望你喜欢,能给我一个爱的抱抱(づ。◕‿‿◕。)づ

诸多漏洞,但心意为重嘛  >///<

番外·往事

注意避雷



洛萨发现麦迪文不太对劲,大概是在晚宴快要结束的时候。

今天是一个普天同庆的日子,暴风城的国王结婚了。新任王后不是别人,正是洛萨的妹妹。

整个过程的重点当然是中午的仪式,无数的祝福和期望汇聚在光明大教堂里。狂欢从这一刻开始,一直持续到晚上。

所有人都很兴奋,以至于冷静的人显得那么格格不入。正因为如此,洛萨才注意到了麦迪文。

洛萨觉得以他们之间的关系,莱恩结婚,守护者会和自己一样替他高兴,何况对方还是塔莉亚,他认为不会有比自己妹妹更完美的女孩了。

和洛萨一样,守护者也在典礼上致了词。

 

  “将最美好的祝愿送给您,我的国王。”

 

麦迪文说完最后一句,微笑着走了下来,保持着他在众人面前一贯的印象,神秘又优雅。

此时应酬完那些贵族们的洛萨坐在椅子上,看着和别人交谈的麦迪文,回想起这一幕,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受,守护者似乎在排斥,像现在这样,他似乎在排斥些什么。多年的朋友让洛萨察觉到了根源。

可是,他在排斥什么?

宴会结束后,莱恩看上去已经醉了,塔莉亚扶着他准备去休息,洛萨上前叮嘱了几句。众人大都四散离去,也包括麦迪文。

虽然洛萨知道应该和守护者谈谈,自从他搬去卡拉赞后,他们几乎没见过面。但是他也很累了,先不说喝了多少酒,他还要时刻注意国王的安全,终于这一天平安无事的过去,他的神经也松了下来。

“是你想的太多了。”他这样安慰自己,然后躺倒在了床上。

大概是上帝有意不想让他休息,他想找的那个人反倒先来找了自己。

开门的那一刻,洛萨就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,像是红酒夹杂着果香,大脑做出反应,紧接着他意识到眼前这个人发情了。

下一秒,温热的嘴唇夺走了他的呼吸。

 

麦迪文失控了,让他引以为傲的自控力在发情面前土崩瓦解。

凭着本能,他站到了这里。不,或许他还有一丝理智,要是光靠直觉,他就会去敲另一个alpha的门了,那造成的结果将无法想象。

他觉得自己做得够好了,无论是结婚典礼还是宴会,他都保持着国王朋友这一良好形象。站在他的立场,确实无可挑剔。但是在某个深藏的角落里,有一种奇怪的情绪充斥着,里面写着破坏。

在宴会上,麦迪文就察觉到有一束目光时不时投向自己,一开始他不知道是谁,后来他和洛萨有了一瞬间的眼神接触,他才明白。也对,他的敏锐应该早就发现不对劲了吧。

其实他随身带着抑制剂,但他不想用。所有的情绪堆积在一起,他需要一个出口。所以他站在了这里,敲响了门。

他知道门后的人不会拒绝。

 

“你认真的?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会后悔。”

“不会。”

 

洛萨靠着床头,余光瞥向身旁背对自己的人,光滑的皮肤的上闪着细小的汗珠。他想起来那个提议,如果麦迪文可以接受,那他也很乐意。他早就想和他谈谈,既然事情到了这种地步,直接说倒也没什么不好。

“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
 

“不。”

几乎是不假思索,麦迪文就否决了。他知道又是那该死的提议,让他们在一起好像成了一件必然的事。

“为什么?”洛萨似乎不打算放弃。

麦迪文转过身,嘴角轻微上扬。

“因为,你还没遇到爱的人。”

 

洛萨躺下来,正视着麦迪文。

“你呢,你遇到了?”

没想到麦迪文捏住了他的下巴,用一种玩笑的口吻说道:“总之不是你。”

“喂!”

看他吃痛的表情,麦迪文居然笑了。

洛萨发现他这位朋友长得真的挺好看的。

 

天刚蒙蒙亮,洛萨就醒了。

一睁眼,床上只有自己,回过身,看见麦迪文赤身站在窗前。不知为何,他感受到了他的孤独。

顺手扯下一床被单,披在身上,洛萨走向麦迪文,从身后抱住了他,用宽大的被单包裹住了两个人。

太阳还没出来,一切都被雾气笼罩。这个人不知在这站了多久,身上冷的让洛萨觉得怎么都暖不热。

“我们会是永远的朋友,对吗?”麦迪文的声音轻的像羽毛。

洛萨搂得更紧,“会的。”

 

直到不远处的卡德加叫了自己一声,洛萨才从这些陈年旧事中回过神。

如果当时他坚持,他们说不定真的会在一起,那么之后的事是不是就不会发生?如果他能守护在他身边,他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孤独?如果在一起,洛萨有信心他们会成为一生的伴侣。

卡德加知道洛萨不喜欢omega,但他不知道是在他之前,还有一个omega是洛萨想保护的,这个人,恰好是他的老师。

话说回来,要是这样,那么眼前的这个人就和自己没关系了。时间线如果重来,也许他还会遇到卡德加,可是绝不会有现在的交集,充其量因为他是麦迪文的学生敷衍的认识一下。

时间无法倒流,好像有一根线把一切都穿好了,洛萨苦笑了一声,然后朝着他的命运走去。

往事如风。


End.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华丽的分割线♥

如果有特别篇,大家想要哪个

1、卧底的后续

2、明星AU


觉得自己吃的cp冷也挺好的😃

【洛卡】番外·Samsara

并不知道这算不算转世梗

你们要相信我是爱你们的

或许我只是为了舔老崔的颜吧( ╯□╰ )

prprprpr



卡德加一脸疲惫地走在路上,本来他前两天就应该离开了,但是瓦里安执意让他多住几天,他也不好拒绝,只是太累了。

房间还是原来那个,国王下命令要保持原样,所以它几乎就是卡德加记忆中的样子,连书桌上的花瓶都原封未动。

起初卡德加以为自己会很排斥住在这里,毕竟回忆太多,他怕一下子承受不了,谁知道居然改善了他的睡眠,大概是因为他总有一种错觉,空气里弥漫着alpha的味道,男人太忙还没回来,这种自欺欺人的暗示竟让他安心了不少。

身后走过一队巡逻的士兵,卡德加则像往常一样打开了房门,他挥动手指,暖黄色的光线瞬间充满了整个空间。脱下斗篷,搭在桌前的椅子上。从书架上随便抽了一本书,他准备躺在床上休息一会。

但是当他转过身,他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,书架的另一侧隐隐约约映出一个人影,他屏住气息,似乎还是有轻微的呼吸声。

卡德加小心翼翼地走过去,掌心开始闪现蓝色的光芒,他并不害怕,反而有点愤怒,无论是谁,私自闯进王宫,更何况是这间屋子,他都有权利抓住他。

就在法术即将发动的那一刻,藏匿在书架后的人突然冲了出来,一把扯过卡德加的胳膊,迅速把他拉到了怀里,一只手固定住他的身体,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。

卡德加看不见莫名闯入的人是谁,他被禁锢着,蓝光逐渐褪去。但是有一点让他心慌,他身后的那个人,他能感受到他的体温,他的喘息,他的气味。隐藏在脑海最深处的记忆被唤醒,那是他最熟悉的味道,即使过去了很多年,他也依然记得,无比清晰。喉咙像被堵住,有一瞬间他觉得鼻子酸了。

不,一定是错觉。

门外传来士兵走动的声音,后面的人变得僵硬了起来。

“我...我没有恶意,也不打算伤害你,请不要暴露我好吗?”

是一个年轻的声音,果然是错觉,卡德加松了一口气,同时也嘲笑自己太傻了,世界上巧合那么多,可能这只是其中一个罢了。有些本能是镌刻进身体里,出于信息素的影响,他点了点头。

入侵者慢慢松开了手,卡德加抓住机会,逃离了怀抱,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个人的长相就念动了咒语。紧接着他又被捂住了嘴按到了书架上,被握住的手腕动弹不得,他被笼罩在阴影之下。

这次他终于看清了,眼前的人紧皱的眉头和因为他的出尔反尔变得愤怒的表情,还有——那双眼睛,蕴藏着无尽海洋的眼睛,只此一眼就可以让他沉沦,那种淹溺的感觉时隔多年又卷土重来。

眼泪不可控的噙满了眼眶,卡德加用力推开了压着他的人,再多一秒他都会控制不住,“我不会抓你的...”他匆忙的跨过人影逃一样的来到窗台边,压抑着颤抖的声音说。

太像了...除了那头金色的头发,简直一模一样...或许他们就是同一个人...卡德加不可思议的惊叹着。

倒是那个年轻人像是得到了某种特权一样,毫无顾忌的翻着书柜上书。

“Hey,原来你是个变戏法的。”没有礼貌的年轻人浏览了他并不能不懂的书以后得出了这个结论,他觉得很新奇,所以有点兴奋,语调都在上扬。“你们都看那么多书吗?”他心里想着这个书架也太大了,“不怕变成书呆...”他无意中抬头,却发现气氛不对劲,对面的人好像是...哭了?

“对不起,我无意冒犯。”就算年轻人不知道哪里做错了,还是手足无措的道了歉,毕竟这个变戏法的看上去年长不少。

“我想,你可以离开了。”卡德加一边侧过脸,一边下着逐客令。

不知从何处闯进来的“陌生人”把书放回书架,向卡德加示意之后就灵巧地从窗台翻了下去。

卡德加瘫软在床上,刚刚像是做了一个梦,眼前的人不管是五官轮廓,神情,挑逗的语气,行动的习惯都像极了洛萨,那个他心心念念不肯忘的男人。

这一夜,卡德加失眠了。

“昨晚好像有人闯进了王宫,您听说了吗?”早餐时间,瓦里安在闲聊中问道。

“是吗?”卡德加把一块火腿塞进嘴里,含糊不清的回答。

“可惜没抓住。”国王耸耸肩。

要是你见到了,恐怕会和我一样不敢相信。卡德加在心里默念。

可惜他还是想见他,怎么会不想,但是他去哪找,说不准这一面是上帝对他最后的一点恩赐呢?

前不久暴风城征收了不少新的士兵,卡德加想去碰碰运气。他找到了当时面试的将领,从他的描述里将领什么都想不起来,也对,估计这里现在也没几个人见过洛萨。不过,面试官临走前把花名册给了他。但是他总不能找和安度因·洛萨有关的名字吧,话说回来,也确实没有。

可能这就是最后一面,他应该问问他叫什么的。卡德加心灰意冷的漫无目的的行走,竟然走到了狮王之傲。

如果他可以安然的住在以前的房间里,他也没有足够的勇气进入酒馆。事实上,他真的一次没来过。这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。

卡德加深吸一口气,踏了进去。命运的轮盘会再次指引他吗?

“Hey,变戏法的。”

明亮的声音让卡德加怔在那里,门口倚着的正是他找的那个人。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脸上挂着灿烂的微笑,身上穿着士兵的新装,他果然参加了新兵的招募。

“又见面了。”年轻人举起酒杯,敬卡德加。

卡德加拘谨地坐在了他的旁边,他已经不再年轻,面对他时却同样害羞。

他就这么看着他,别无所求。

 

——好久不见,书呆子。

——我也很高兴遇见十七岁的你。







【洛卡】命运(四十七)

47、

天气又变凉了。

卡德加独自一个人走在王宫明亮的道路上,裹紧了身上的斗篷,毕竟再也没有人会为他披上披风了。

最近局势不是很太平,准确的来说,战争随时会一触即发。卡德加去了暴风城的几个边境要塞,发现了一些情况,他要汇报给国王。

路上有不少人向他致意,他也都一一回应。其实大多数人他都不认识,他不住在这已经好多年了。看着陌生的脸庞,心里还是泛起了一丝苦涩。

“安度因!”

气促的呼喊声让卡德加心里一惊,即使站在身后的绝不可能他想的那个人,他还是下意识回头了。

果然,是个孩子。

卡德加想起来了,小王子就叫安度因。因为某种特殊的直觉,他停了下来。

他才刚刚到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的年纪,看护他的姐姐多少要费点心。或许就像现在这样,追着他满处跑,还要注意不要让他受伤。

终于王子没有逃脱监管,被抱在了怀里,心里可能多少有点不开心。经过卡德加旁边的时候,他瞪大了眼睛,随后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卡德加也笑了,他注意到那双眼睛里也蕴含着无尽的星辰。

在大厅里,他见到了国王。

他们很久没见了,要不是瓦里安写信说需要他的帮助,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见到。

瓦里安很高兴,有了大法师他就又多了几分底气,再说他也很想念他,他还记得小时候卡德加总是逗他,只不过自从舅舅去世后......就没有了。

卡德加平静且清晰地叙述着,适当地发表了见解。虽然只有他和瓦里安两个人,但他还是谨慎地组织了措辞。要是男人还在的话,他大概不用如此费心。

瓦里安很认真地听着,一直保持着沉默。目前的情况,很多事还不能下定论。身为国王,他必须确保万无一失。不过除了战争,他还想和这位许久不见的大法师聊点别的。

“既然来了,就多住几天。”

瓦里安抢在卡德加开口前就发出了邀请,卡德加没法拒绝,“好吧。”

“前两天,我去看望了老师。”其实比起舅舅,瓦里安更倾向于这个称呼。无论从哪种意义上来说都合情合理。

卡德加明白国王说的是谁,无非就是那个男人。明明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为什么心还是会疼?他没有接下去,而是走向了露台。阳光洒在他身上,照耀着缕缕银丝在发光。他的身体急剧衰老,可能是因为邪能,或是别的什么再加上致命的打击,反正他也不想追究,他对自己的容貌早就不在意了。

瓦里安并不是故意要揭卡德加的伤疤,而是希望他能拥有面对这件事的勇气。当年尚且年少的他都无法接受,卡德加的感受就更难以想象了。

“你还好吗?”难道还是太直接了?瓦里安有点后悔。

“没事。”卡德加笑了笑。如果他不看开点,又怎么坚持到现在?不会再有比那段日子更黑暗的时光了。当他赶到战场,已经太晚了,世界只剩下一片冰凉。他用了所有的法术,好的坏的,不计一切后果,结果却还是徒劳,他自己也差点因此丢掉性命。

之后他就像是失去了灵魂,他不能够接受他死了,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眼前了。无数次他都希望男人能把自己带走,但如果他真的放弃了局势也将不可扭转。所以即使再痛苦,他也选择了坚持。

人们都说时间会治愈一切,对卡德加来说却毫无区别。就算是现在,在那些数不清被噩梦惊醒的夜晚里,不是因为哪个恶魔又入侵了,也不是因为艾泽拉斯沦陷了,理由永远只有一个——安度因·洛萨那个混蛋又离开他了,他眼睁睁看着男人倒在眼前,无能为力。醒来之后,汗水和泪水混在一起,他自己都分不清。

“您相信命运吗?”瓦里安一直对这个问题有疑问,本身作为国王他是不相信的,但他也想听听大法师的想法。

“我相信。”

“像您这样的人也会相信命运吗?”对于卡德加不假思索的回答,瓦里安有点意外。

的确,卡德加一开始确实是不相信的,后来遇到洛萨他就开始相信了。有时候他会想假如没有遇见洛萨,他会不会活得更好,会不会不用承受那些痛苦?那他也会失去很多幸福,这些是别人给不了的。命运像一个圈,他逃不开。

“是因为...”瓦里安似乎是想通了什么,他惊讶的看向卡德加,发现大法师笑了。

生活总得继续过,算一算,洛萨也没有陪卡德加多久,这点卡德加也是可以预料到的。倘若他和别人在一起,他说不定会收获更多的爱,但他不想要。仅有的几年光阴够他享用一生了。自从洛萨不在了,他就对爱情失去了兴趣。他走过男人走过的每一个地方,代替他守护着这片土地。

洛萨为自己的信念而死,相信对他来说也是不后悔的,卡德加也什么好遗憾的。他们经历过磨难,也有过快乐,只是好多事还没来得及做,毕竟摄政王留给他的时间太少。

如果再来一次,他知道结局,他也会毫不犹豫地走进那家酒馆,寻找一个拥有犹如大海一样蓝眼睛的男人,对他说我喜欢你,很快喜欢会变成爱,然后这份爱就会一直存在。从看见他的第一眼起,命运就定好了结局。

我遇见你,从来不是选择,而是命运。




End.



啊,我终于能打出这三个字母了,感觉写了好久好久,大概还有几篇番外就结束了。

从暑假一直写到了寒假,我的爱多么的深沉。我也不知道为啥会喜欢他俩,单拆开来对个人我并不是很痴迷。与其说我爱上了洛卡,倒不如说爱上了两个演员的气场吧。

其实我有很严重的cp洁癖(本命除外吧),所以特别佩服和羡慕那些可以吃all的人( ▼-▼ )

一开始觉得把小卡写得是为了洛萨会不会太狭隘,后来觉得这本来就是一个狗血的爱情故事,狭隘就狭隘吧。

至于出本...我自己是很想要的,等我不忙的时候一定出。

也谢谢所有支持我的小天使,你们都是我的动力啊。偏偏我又是那种死不出坑的人,宁肯饿死orz

就像我的签名,无论遇见你们还是洛卡,都是我的幸运。

遇见你们,此生之幸。

我们有缘再见。




天才捕手

还以为我要自己包场,没想到还有那么两三个人...
本来是冲着演员阵容去的,结果居然看进故事里去了。
两个人针锋相对,天才的碰撞。
最后Tom说对Max一直都是他们登上楼顶那一刻的感觉,应该是真的。
也希望是真的。
还有,女神还那么好看。

【洛卡】命运(四十五)

45、

“呼...”

猛地睁开眼睛,卡德加做了个噩梦,没错,梦里洛萨又离开他了。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件事成为了他最承受不了的,明明他们之间的问题看上去都已经解决了...

他擦掉额头上的汗,翻身下床,他记得洛萨说今天有事要处理,再说他起来的时候太阳不知道都升到哪了。洗了一把脸之后,他感觉清醒了不少。脱下变皱了的衬衣,他准备换上一件新的。

当他下意识得摸向颈间的时候,他一下子愣住了。——因为那上面什么也没有。

洛萨送给他的项链不见了,他匆忙的跑到床头,没有,又回到洗脸的地方,也没有。是不是落在了哪?可是昨天他还戴着呢...卡德加瞬间慌了神,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出现了,上一次他差点把自己逼疯,这一次,他觉得自己真的会疯。

越着急他就越没有头绪,昨晚洛萨拿下来了?好像没有吧,他不记得了。该死,他居然不记得。其实他也知道那算不上什么名贵的东西,洛萨也说了会再送给他,而且男人绝对不会怨他把项链弄丢了。可是他只想要原来那个,它就是和别的不一样,那里面的承载的感情只有他明白,丢了它,他总觉得丢了某种联系。

卡德加一边搜寻着整间屋子,一边大脑飞速运转,但是他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。男人的甜言蜜语让他失去了理智,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

“你在干吗?”洛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卡德加打了个激灵,然后僵在那里。

洛萨是真的很惊讶,房间里各种东西被随意丢在地上,床铺也凌乱不堪,他记得自己走之前没有这么混乱啊,还有没穿上衣的卡德加也是如此...混乱。

“呃...我整理...一下。”卡德加也觉得这借口烂透了,他感觉舌头都要打结了。

“在找什么?”

“没有!”卡德加一口否认了,并且在洛萨向他走近时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,按理说他没什么理由隐瞒,但是他还是想找一找再说。

洛萨还想问点什么,想了想还是算了,“我带你去个地方,快把衣服穿上。”他从床上那一堆衣服里找出卡德加的,递给他。

“...好。”起码洛萨没发现什么,卡德加勉强回过神,麻木的接过衣服穿上。

路上法师一直很沉默,他有心事当然开心不起来,项链丢失似乎是一个不好的预兆,再联系晚上的噩梦...他无法再想下去了。

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洛萨看他的样子终于没忍住开了口。

“没事。”卡德加扯出一个微笑,努力装成正常的样子,洛萨不会知道那条项链意味着什么,又陪伴他度过了多少个难捱的夜晚,在男人眼里,可能它只是一件普通的礼物。

最后到达的地点让卡德加吃了一惊,居然是光明大教堂。

“还记得吗?”洛萨问道。

“当然...。”卡德加当然记得,一开始他们在这结了婚,后来他们又在这分开了。往事像潮水一样不可抑制地涌入脑海,原来不知不觉间,竟然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事。值得庆幸的是,他还在那个人身边。

“到这来...有什么...”话还没说完,卡德加就意识到这是个仪式,和他第一次到这来的一样。不过不同的是那次来的人屈指可数,而这次只要是他脸熟的几乎都来了。

洛萨给了他一个微笑,“我想我们需要重新开始。”

阳光有点刺眼,卡德加有点想哭,他扑到洛萨怀里,拥抱着幸福的时刻。

“让我猜猜...”洛萨在他耳边低语,“你在找什么?”随后他拿出了那条项链,不过卡德加欣喜的表情还是让他感到意外。

“在哪找到的?”卡德加觉得整个世界顿时明亮得不行,语调都止不住上扬。

是塔莉亚找到的,貌似被法师落在了吃饭的地方?本来洛萨不觉得有什么,直到刚刚他才反应过来,才明白这东西对卡德加多么重要。

不远处,一群人正在等待他们,有塔莉亚,有瓦里安,有安德鲁,有卡洛斯...所有的人将和他们一起见证——命运早已定好的结局。





被狼3虐到不行

我意气风发 人见人爱的教授啊( ▼-▼ )

我需要时间缓一缓...


【洛卡】命运(四十四)

44、

“好久...不见...”女人突然出现,卡德加有点难以应对。

“刚才的事,我都看见了。”要说刚才的场景想不看见都难吧,凯瑟琳也是故意找个机会来接近卡德加。

“那个...”卡德加变得语无伦次起来,“对不起...”他一直觉得是自己介入了他们之间,不管以前他和洛萨怎么样,他确实拆散了他们,现在洛萨的话又彻底给他们的关系画上了终止符。如果没有他,两个人大概早就结婚了。

“你不用道歉,或许我才是应该道歉的那个。”凯瑟琳脸上出现了一丝落寞的神情,不过只是一闪而过,很快她又露出笑容。“其实,我并不爱他。”这话多少有点违心吧,要是没有一点感觉她也不会如此上心。但是这之中夹杂了多少政治因素,她也说不清。当时父亲说摄政王需要一个未婚妻,她没多想就答应了,本来就是对所有人都有利的事,何况这样一个英雄谁能不动心呢。

“总之,祝福你。”凯瑟琳离卡德加又近了些,一开始她对卡德加还是怨恨的,后来她发现他真的比自己爱洛萨,而且爱的多,她就不再抱有希望了。她不是不明事理的人,即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卡德加就是第三者,她还是选择了放手。她也渴望这样的爱情,祝福卡德加的同时她何尝不是在祝福自己?

“谢谢你。”卡德加没想到凯瑟琳会说出这样的话,感谢是发自肺腑的。他走上前去,轻轻拥抱了凯瑟琳,她没做错任何事,只是...也许都是命运的错吧。

凯瑟琳亲吻了卡德加的脸颊,然后消失在人群里,想说的都说完了,她也没有什么心事了。从始至终,她都保持着优雅的姿态。

又吹了一会风,卡德加回过身看洛萨,男人好像已经醉得不成样子了。他很少看见他如此放纵,可能是太高兴了吧。

他扶着洛萨往外走,靠得很近,他能感受到男人的体温,酒精和着信息素毫无顾忌地释放出来。

终于把洛萨安顿在床上,卡德加想要去给他倒杯水,却被猛地拉回来,直接倒在了洛萨的身上。

“别走。”洛萨搂着卡德加的腰,费力地吐出两个字。

“我去给你倒杯水。”

洛萨丝毫没有理会卡德加的话,用手撩开他的头发,指腹抚摸着光洁的额头。

“你真好看。”

突如其来的情话让卡德加红了脸,有点难为情,他不想让男人发现。

“我还是去倒...唔...”洛萨压着他的后脑勺,拉着他进入到一场激烈的亲吻中,他顿时没了力气。

“我爱你。”

可能是因为混了酒气,这三个字变得更加蛊惑人心。这么长时间以来,卡德加第一次听见洛萨说出来,他愣在那里,鼻子酸酸的。

“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。”洛萨是真的醉了,他知道自己醉了,不然这些话他永远也说不出来。

“我才...以为你不要我了。”想起那些日子小心翼翼,卡德加赌气似的说。他没有说谎,他这一生中绝望的时刻,大都和洛萨有关。

洛萨笑了笑,翻身将卡德加压在身下,解开他的衣服。

“你想要个孩子吗?”

每一次洛萨谈到这个问题都会让卡德加心慌,他明明已经告诉男人了,为什么还要问他?“你想...要吗?我说过了,我不介意你和别人...”他怎么可能不介意,无论洛萨和谁在一起他都介意的要命,“和别人...有个孩子...”眼泪在打转,但是他还是说完了,他不能剥夺洛萨的权利。

“我想要你。”他还没有说完,就被洛萨打断了。对洛萨来说,孩子...该有的东西总会有,不该有的他也不会强求。如果真的是他的,那么他也不会放手。他一直想告诉卡德加这一点,他不想让这件事成为他的心结。

这下卡德加真的哭了出来,他趴在洛萨怀里,感受着像梦境一样的现实。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们还可以回到从前,他不敢想。

洛萨一遍一遍地说着我爱你,再一遍一遍地从卡德加身上索取。卡德加丢弃了所有的理智,他不想要,他只要这一晚就心满意足了。

卡德加在洛萨怀里,他不敢睡,他担心这一切都是假的,所以他不得不一次次地醒来,确认男人还在自己身边。

直到天亮,他才睡着。




真不敢相信我还没写完...(╯▔皿▔)╯